东方梦工厂的小说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黨紀法規 » 調研法規參考

貴州紀檢監察調研法規參考2019第6期

 字號:[ ]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編者按:2019年4月18日,中共貴州省委重大問題調查研究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關于表彰2018年度省委重大課題調查研究優秀課題的通知》。由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夏紅民同志領題,省紀委省監委調研法規室具體承擔的省紀委省監委課題組調研課題《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背景下紀檢監察機關組織模式和工作機制創新研究》榮獲一等獎。

在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夏紅民同志帶領下,省紀委省監委課題組緊扣深化改革、強化監督,突出目標導向、問題導向,堅持系統聯動、全員參與,多渠道多方式開展調研,形成了一批調研成果,有力推進了理論創新、實踐創新、制度創新。今年,夏紅民同志繼續領題開展省委重大課題調查研究,目前課題已實質性啟動,有針對性地開展了實地調研和書面調研,掌握了大量一手資料,示范帶頭作用凸顯。

為切實發揮模范帶動作用,引領全省紀檢監察系統領導干部帶頭開展調查研究,引領全省紀檢監察系統大興調查研究之風,充分發揮調查研究發現問題、破解難題、推動改革的重要作用,現將調研報告予以刊發,供學習參考。

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背景下紀檢監察機關

組織模式和工作機制創新研究

貴州省紀委省監委課題組

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是事關全局的重大政治體制改革,是強化黨和國家自我監督的重大戰略舉措。開展我省深化監察體制改革背景下紀檢監察機關組織模式和工作機制創新研究,對于我省建立集中統一、權威高效的國家監察體系,實現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覆蓋,推動貴州紀檢監察工作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的政治意義和現實意義。省紀委省監委課題組緊密結合我省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實踐,通過赴有關市(州)、國有企業和高等院校實地考察調研,在認真研究總結的基礎上形成本報告。

一、我省紀檢監察機關組織模式的探索實踐,是堅持以目標為導向的創新實踐

黨的十九大以來,我省積極推進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省、市、縣三級均成立了監察委員會,改革后的組織模式是紀委與監委合署辦公,實行一套工作機構、兩個機關名稱,本質上一體兩面,履行監督執紀問責和監督調查處置職能,達到了建立黨統一領導、全面覆蓋、權威高效的黨和國家監察體系改革目標。

(一)通過深化機關內部改革,實現紀檢監察權力相互制衡的目標。紀檢監察機關內部實行監審分設、查審分離、審復分離、管用分離,強化內控措施,加強內部督查,形成相互配合相互制約的權力運行機制。一是實行監審分設。即在省、市(州)兩級,監督檢查和審查調查職能分離、部門分設,例如,省紀委省監委設置了第一至第六監督檢查室,專司監督檢查工作,設置了第七至第十一審查調查室,專司審查調查工作。二是實行查審分離。即省、市(州)、縣(市、區)三級,審查調查與審理工作機構分離,分管審查調查工作的領導不分管審理工作,實現了領導分工上的查審分離。三是實行審復分離。即審理與申訴復議復查分離,省、市(州)兩級由審理部門負責審理,法規部門負責申訴復議復查。四是實行管用分離。主要體現在省紀委省監委留置場所和專業管護隊伍由清涼院管理中心和公安機關統一管理、案管室統一調度監督、審查調查室根據案管室調度使用,實現內部監督制約。建立紀檢監察干部監督室,組織開展紀檢監察機構內部督查,不斷強化隊伍自身建設。

(二)通過系統組織架構創新,實現監察機構職能全覆蓋的目標。一是在派駐機構組織模式上探索創新。省紀委省監委實行派駐機構改革,省級層面派駐機構數從35家減少為24家,統一用數字編號來命名相對應的派駐紀檢監察組,實現對103家省一級黨和國家機關派駐監督全覆蓋。在編制總數不變的前提下,增加單個派駐機構編制和內設機構,每個組的編制數平均不低于10人,并設立綜合室和紀檢監察室;明確派駐機構由省紀委省監委統一領導、統一管理,推行由省紀委副書記、常委以及監委副主任、委員直接分管派駐機構;明確派駐機構職責定位,賦予監督省國資委、省教育廳等相關主管部門的派駐紀檢監察機構統籌、指導國有企業和高校紀檢監察工作等職責;明確監督檢查部門對應聯系相應派駐機構,加強對派駐機構的聯系、管理和指導。二是在省直、貴安新區紀工委組織模式上探索創新。根據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精神,參照中央紀委做法,設立貴州省直屬機關紀檢監察工作委員會、貴安新區紀檢監察工作委員會,作為省紀委省監委的派出機構,在省紀委省監委、省直機關工委和貴安新區黨工委的雙重領導下進行工作,領導省直機關和貴安新區各部門機關紀委工作,推動各部門加強機關紀委建設,開展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日常工作。給予被監督部門黨組(黨委)管理的處級黨員干部黨紀處分、給予科級黨員干部撤銷黨內職務及以上黨紀處分的,由駐在部門機關紀委在黨紀處分決定生效之日起30日內,將黨紀處分決定及相關材料報省直機關紀檢監察工委備案。省直機關紀檢監察工委根據省紀委省監委授權,對派駐機構查辦的非省管處級黨員干部違紀違法案件進行審理,并在省紀委省監委領導下建立健全對省直機關審查調查處理違紀、職務違法案件的質量評查機制,對黨組(黨委)討論決定、派駐機構審查處理的案件事實證據、性質認定、處分檔次、程序手續等進行監督檢查,采取通報、約談等方式反饋評查結果。三是在各類開發區監察機構組織模式上探索創新。為實現對各類開發區(不含貴安新區)的監察監督全覆蓋,下發了《關于推動監察職能向各類開發區延伸的指導意見》。設有紀工委書記(紀委書記)的各類開發區,將紀工委書記(紀委書記)改設為紀檢監察工委書記,并由市(州)監委依法授權紀檢監察工作人員行使監察職能。對沒有設立紀工委書記(紀委書記)的各類開發區,其黨員干部和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由市(州)紀委監委納入派駐紀檢監察組監督,或者由市(州)紀委監委委托相應縣(市、區)紀委監委監督。紀檢監察工委書記在市(州)紀委監委、開發區黨工委雙重領導下開展工作,以市(州)紀委監委領導為主,向市(州)紀委監委負責并請示報告工作。四是在鄉鎮(街道)紀檢監察機構組織模式上探索創新。為加強對鄉鎮(街道)及所轄范圍內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的監督,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下發了《關于推動監察職能向鄉鎮(街道)延伸的指導意見》。撤銷原有監察機構,由縣(市、區)監察委員會向鄉鎮(街道)派出監察辦公室,與鄉鎮紀委(街道紀工委)合署辦公,受派出監察機關領導并向其負責。統一名稱為:××縣(市、區)監察委員會派出××鄉鎮(街道)監察辦公室。鄉鎮(街道)監察辦公室設主任1名、副主任1名,并配置1名以上專職監察員,監察辦公室主任由紀委(紀工委)書記兼任,副主任由紀委(紀工委)副書記兼任。監察辦公室根據授權,依法對鄉鎮(街道)所轄范圍內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進行監督、調查、處置。

(三)通過科學界定監察對象,實現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覆蓋的目標。根據監察法的有關規定,遵循國家監察全覆蓋的改革精神,對六類監察對象進行了科學系統界定,形成了《監察對象所在單位目錄(省級2018年版)》,共涉及有關組織或單位1484家,改革后全省監察對象擴大到63萬人,比全覆蓋前增加了41萬人,監察對象涉及黨政機關、國有企業、事業單位、基層站所、農村和城市社區等機構人員,實現了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覆蓋的改革目標。

二、我省紀檢監察機關工作機制的探索實踐,是堅持以問題為導向的創新實踐

在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背景下,我省對紀檢監察機關工作機制的探索創新,主要是堅持以問題為導向,聚焦重點工作和突出工作成效,加快實現力量整合,改進工作方式,優化措施路徑,準確分析存在問題實現靶向整治,清除盲點、突破難點,推動全省紀檢監察工作持續突破和提升。

(一)實行政治生態研判規范化常態化,有效破解底數不清、監督乏力的問題。我省在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背景下,結合各地實際情況大膽探索實踐,推動實行政治生態研判規范化常態化。建立了嚴密的評判體系,從“四個意識”“關鍵少數”、責任落實、用人風氣、腐敗問題、干部作風、紀律執行、政治文化、群眾評價等方面對各地各部門政治生態進行評價。在科學推進新時代黨內政治生態建設上,以加強政治建設為統領、以壓實“兩個責任”為關鍵、以選人用人為導向、以反腐懲惡為重點、以作風建設為基礎、以強化監督為保障、以文化建設為靈魂等七項措施,著力推進實現貴州政治生態研判規范化常態化,有效破解底數不清、情況不明以及日常監督沒有抓手的問題。此項工作自2017年7月啟動以來,先后完成了全省9個市(州)、貴安新區以及省直有關部門的政治生態研判,并總結形成了具有貴州特色的《新時代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路徑探索》研究成果,該報告入選了2018年中國社會科學院第八部《反腐倡廉藍皮書》。

(二)整合力量優化工作方式方法,有效破解力量分散、方法缺失的問題。在紀工委工作機制的探索上,重新明確省直紀工委職責,比照中央紀委做法,設立省紀委省監委派出省直機關紀檢監察工作委員會,參照派駐機構工作模式,賦予一定監察權限,使對省直各部門監督的范圍更廣、對象更多。同時,為化解過去我省派駐機構在數量上比重雖然較大,但存在不敢監督、不會監督以及力量分散、監督質量不高等問題,將省紀委派駐紀檢組更名為省紀委省監委派駐紀檢監察組,根據省紀委省監委授權履行黨的紀律檢查和國家監察兩項職責。改變派駐機構以駐在部門命名為序號命名,解決不全面履行監督責任,以及消除被監督單位把派駐機構部門化的隱患。明確省直派駐紀檢監察組由省紀委省監委班子成員直接分管,形成省紀委省監委統一領導、省紀委省監委監督檢查室綜合協調、省直派駐機構全面參與的工作機制,實現省直派駐機構首次全部突破“零辦案”。在省、市、縣三級紀檢監察機關中,均內設了綜合部門、監督檢查和審查調查部門、技術保障部門,綜合部門負責協調引導宣傳,監督檢查和審查調查部門圍繞執紀執法問責主責主業落實目標任務,技術保障部門負責協作補充,形成了相互協作、互為補充、規范有序的工作格局。通過整合力量優化工作方式方法,不僅強化了履行監督執紀問責和監督調查處置兩項職能集中統一、權威高效,也有效破解了履職精準度不夠、想監督不會監督、辦案安全存在隱患等各種問題。

(三)探索建立巡視巡察上下聯動機制,有效破解巡視巡察工作質量不夠高、成果運用不夠好的問題。盡管我省在過去巡視巡察工作中,人員力量不斷加大,方式方法不斷創新,但巡視巡察工作仍然存在整體質量不夠高、成果運用不夠好、震懾效果不夠強等問題。在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背景下,我省探索建立了巡視巡察工作機制,實行省委巡視組與全省市縣巡察組統一編組、同步監督,從省級層面對各市縣巡察情況進行指導,并對巡察結果進行研判,提級運用市縣巡察成果,基本形成了巡視帶動巡察、巡察充實巡視的工作格局,有效破解了過去巡視巡察工作中存在的整體質量不夠高、成果運用不夠好等難點問題,不僅提高了工作效率,也強化了震懾效果。2018年,全省市、縣兩級共巡察9258個黨組織,發現各類問題56101個,涉及黨員干部違規違紀問題線索9661件,推動查處4363人。

(四)利用大數據手段讓監督插上科技的翅膀,有效破解監督視域不夠寬、監督執紀透明度不夠亮的問題。利用大數據思維和手段加快推進省紀律監督“數據鐵籠”試點工程建設,逐步探索形成了精準實踐“四種形態”的新模式,有效解決了監督執紀問責難點盲點問題,破解了紀檢監察系統工作運行長期保持封閉性、單向性和特殊性的問題,與時俱進拓寬了監督執紀視域,提高了監督執紀的透明度。建成“省扶貧民生領域監督系統”,覆蓋全省88個縣(市、區),共采集數據7.47億條,涉及金額1462.2億余元,發現異常問題數據64萬余條;建成貴州省問題線索處置監督系統,已在委機關和省委巡視辦正式上線運行,已錄入問題線索1205件;建成“三公”經費監督管理系統,通過對已實行國庫集中支付改革的712個省級部門和單位的監控,共預警疑似違規數據3517條、涉及金額8308.49萬元;建成黔紀黨建云系統,目前已在委機關運行;建成省級公務用車信息化管理平臺并投入使用,97家省直一級部門和267家二級部門全部納入平臺管理。我省利用大數據等科技手段強化監督執紀,實現了監督執紀精準化,切實變“人來看”為“云在算”;實現了監督執紀智能化,由人工監管轉向技術監督、由被動受理轉向主動出擊;實現了監督執紀規范化,通過數據留痕,實現權力留印,堵住了紀檢監察干部監督執紀權力運行的盲點和風險點;實現了監督執紀高效化,各系統通過數據自動錄入、圖表生成、統計匯總、比對分析,快速反應,成效倍增。

(五)實行問題線索集體研判制,有效破解問題線索處置不夠精準、不夠規范的問題。問題線索處置是有效執紀執法的重要源頭和關鍵環節。工作實踐中,由于多種因素,依然存在問題線索處置不夠精準、不夠規范的問題。我省在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背景下,實行問題線索集體研判制度:第一次是由案管室分管常委召集案管室有關人員每周召開問題線索集體研判會議,對一周內受理的全部問題線索進行初次集體研判,并審慎提出分辦建議;第二次是由委主要領導召集線索分辦專題會議集體研判,省紀委副書記、案管室分管常委、案管室主任參加,原則上每半月1次;第三次是由分管副書記召集分管常委、承辦室負責人和有關人員參加的線索處置專題會議,對承辦的問題線索進行集體研判、提出分類處置意見,每月再以線索處置專題會議形式,向委主要領導匯報。我省實行的問題線索集體研判制度,進一步壓實了紀委監委主要領導在監督執紀工作中的第一領導責任,班子成員的整體領導責任,實現了紀委監委主要領導和分管領導對問題線索處置的全過程領導、監督和管理,提高了問題線索處置的質量和精準度,有效破解了問題線索處置隨意化、不規范的問題,突出審查調查工作的政治性、嚴肅性和紀律性。

三、持續完善我省紀檢監察機關現行組織模式和工作機制,推動紀檢監察工作高質量發展

在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大背景下,我省緊緊抓住這個難得的歷史契機,把分散的反腐敗力量整合起來,成立省市縣三級監察委員會,與黨的紀律檢查機關合署辦公,從組織模式、職能定位、決策程序上將黨對反腐敗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具體體現出來。但是,改革永遠在路上,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2018年12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體學習時強調要在新的起點上持續深化紀律檢查體制和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為我們鞏固改革成果,持續深化改革提供了科學指引。目前來看,我省紀檢監察機關現行組織模式和工作機制方面存在的主要問題,集中體現在派駐機構領導體制和工作機制還不夠健全,省管企業、高等院校的紀檢監察機構設置不完備等方面,亟須通過進一步深化改革加以解決。

為全面落實好深化黨的紀律檢查體制改革和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要求,健全黨和國家監督體系,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按照《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改革的意見>的通知》(中辦發〔2018〕58號)等相關精神和規定,貴州省紀委省監委擬圍繞深化紀律檢查體制改革、監察體制改革和紀檢監察機構改革,重點深化派駐機構改革,完善紀檢監察機構組織模式和工作機制,推動我省紀檢監察工作高質量發展。

(一)強化省委管理領導班子的國有企業(不含省管金融企業,以下統稱省管企業)和普通本科高等院校紀檢監察機構的監督責任。對設立黨委的省管企業和普通本科高等院校,保留紀委設置,紀委書記由省紀委省監委任命為監察專員,設立監察專員辦公室,與紀委合署辦公。省管企業和普通本科高等院校紀檢監察機構要定期向省紀委省監委報告工作,查辦腐敗案件以省紀委省監委領導為主,線索處置和案件查辦在向黨委報告的同時必須向省紀委省監委報告。省管企業和普通本科高等院校紀檢監察機構主要負責人擔任所在單位黨委委員,不兼任其他職務或者分管其他工作,人選提名以省紀委省監委會同省委組織部為主,考察以省紀委省監委會同省委組織部、省國資委黨委、省委教育工委為主,實行交流任職。省管企業和普通本科高等院校紀檢監察機構要認真履行黨章賦予的職責,協助所在單位黨委推進全面從嚴治黨、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要強化對所在單位領導班子成員的監督,發現問題及時向省紀委省監委和監督省國資委、省教育廳等相關主管部門的派駐紀檢監察組報告,加大對所在單位黨委管理人員的監督執紀力度。加強對所在單位機關紀委、下屬單位(企業)紀檢機構的領導,把管黨治黨壓力傳導到基層。建立同市縣紀委監委、司法機關、審計機關的協調機制,注重發揮巡視巡察、審計、法律等部門的監督作用,形成監督合力。

(二)探索向省管金融企業派駐紀檢監察組。強化上級紀委對下級黨組織的監督,將省管金融企業紀委改設為省紀委省監委派駐省管金融企業紀檢監察組,撤銷企業內設監察部門,充實派駐紀檢監察組。派駐紀檢監察組按照規定審批權限和程序設立,依據黨章黨規、憲法和監察法,根據省紀委省監委授權,履行黨的紀律檢查和國家監察兩項職責,受省紀委省監委直接領導,向省紀委省監委負責。派駐紀檢監察組與駐在企業是監督與被監督的關系,履行對駐在企業的監督責任,不承擔駐在企業黨委履行主體責任相關的日常工作。派駐紀檢監察組要督促駐在企業黨委落實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貫徹落實黨中央、省委加強國有企業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重大決策部署。落實監督責任,突出監督重點,抓住“關鍵少數”,強化對駐在企業領導班子及其成員和企業黨委管理人員的監督,加強對企業總部和直屬企業(單位)的監督。對駐在企業總部機關紀委、直屬企業(單位)紀檢機構進行業務指導和監督檢查。

(三)推動省國資委黨委或其他主管部門管理領導班子的國有企業(以下統稱部門管理企業)、高等職業學校和高等專科學校紀委發揮監督作用。省紀委省監委要加強對部門管理企業、高等職業學校和高等專科學校黨委落實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的監督檢查,充分發揮相應主管單位黨委(黨組)的政治作用,推動企業和高校貫徹落實黨的路線方針政策以及黨中央關于企業、高校黨建工作的決策部署。部門管理企業、高等職業學校和高等專科學校紀委接受本單位黨委和黨組織關系所在地的地方紀委的雙重領導,嚴格落實“兩為主”要求。紀委書記擔任本單位黨委領導班子成員,不兼任其他職務或者分管其他工作,人選提名和考察以省紀委會同相應主管部門黨委(黨組)為主,實行交流任職。企業和高校紀委要協助黨委落實全面從嚴治黨政治責任,認真履行監督執紀問責職責,對嚴重違紀違法涉嫌犯罪的問題,按規定移送有關紀檢監察機關審查調查。

(四)進一步理順我省紀檢監察機關組織模式和工作機制。在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大背景下,我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組織模式和工作機制得到了極大完善,但是也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亟需改進的地方。如,基層紀檢監察機構接受同級黨委和上級紀委雙重領導,但在工作實際運行中,仍然存在基層紀檢監察機構先向同級黨委匯報,在同級黨委定了基調后,再向上級紀委匯報的現象,實際上形成了同級黨委意見為主、上級紀委意見為輔的格局,使得雙重領導體制在工作中無法得到有效落實。這就需要在加快開展深入細致的調研基礎上,制定出臺雙重領導的具體實施辦法,對同級黨委應該領導的主要事項和上級紀委應該領導的主要事項,以及需要共同研判決定的事項進行明確具體的界定,進一步厘清雙重領導的內涵和要求。同時,在我省市縣已經實行派駐紀檢監察組組長不再兼任部門黨組成員基礎上,逐步探索推行在省級層面實行派駐紀檢監察組組長不再擔任駐在部門黨委委員或黨組成員的做法,提升監督的超脫感和增強監督的底氣。又如,盡管我省已制定出臺了關于推動監察職能向各類開發區、鄉鎮(街道)延伸的指導意見,對有關監督組織形式和領導關系以及職責權限進行了明確,但由于全省各類開發區在被監察對象、經濟發展以及企業數量的規模上都有很大差別,還亟需加快健全完善有關制度,進一步體現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的原則。同時,一些被監察對象、經濟發展以及企業數量規模較大的非建制開發區,其機構職級、人員編制、職責職能都亟需進一步加以研究明確,針對不同規模加以區別對待,才能確保監督執紀執法的效率效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东方梦工厂的小说 上海车展车模美女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后三包一胆技巧 时时彩后二包胆0369 动图女优 北京塞车pk10历史开奖记录 时时彩宝典苹果官方版 大发3d 稳赚公式 兰州酒店小姐价格 北京pk赛车139开奖历史 双色球投注单详解 mg线上娱乐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大小玩法 快乐时时走势图开奖